云若晚霞

开学,暂退,缘更

【冰秋】如果沈老师没有去金兰城(沈老师生贺小番外)

之前说好的沈老师生贺小番外

小短篇

————————————

自从那天洛冰河答应沈清秋留下来陪他过生辰,洛冰河就显得格外地兴奋,在不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还极其兴奋地帮沈清秋准备了一个生辰贺礼。


“师尊来尝尝,这些菜都是弟子做的,师尊尝尝合不合口味。”洛冰河兴致勃勃地给沈清秋一一介绍他做的菜,沈清秋这才发现这些菜里面居然摆了一盘像蛋糕的东西。


“冰河,这是……”沈清秋有些懵逼地指着最中间的那盘“蛋糕”。


洛冰河是男主,不可能被魂穿,所以洛冰河是怎么知道蛋糕这东西的?


见沈清秋指着蛋糕问,洛冰河反倒是有些疑惑了:“师尊不知道吗?这菜式是尚……师叔说的,生辰时做这个,尚……师叔说他和师尊您是同乡,您家乡生辰时都做这个。”


沈清秋:“……你尚师叔知道你回来了?”


洛冰河摇摇头:“他不知道,是漠北说他听尚……师叔说过,然后弟子就让漠北去问怎么做。”


沈清秋:“……”该不该说冰哥你真的是个人才?


就这样说一次就知道怎么做了?不愧是有男主光环加持的男人!


还有啊,尚清华你他喵的怎么什么都跟漠北君说?!这是要掉马的节奏吗?!


哦,你也是没办法……


【日常喷作者300天成就达成,奖励爽度50】


沈清秋:“……”这算是系统你给我这个老朋友的生日礼物吗?


“师尊,尝尝看味道如何?”洛冰河切下一块蛋糕递给沈清秋,然后眼里满是期待地看着他。


沈清秋就在洛冰河这样的眼神里尝了一口。


味道不怎么像蛋糕,但男主出品,必属精品,这味道还是一顶一的好。


“不错。”


听到沈清秋的肯定,洛冰河紧张的脸色立刻春暖花开。


“那弟子来年这个时候还给师尊做!不,只要师尊想吃,弟子立刻就做!”洛冰河笑道。


沈清秋受他情绪的感染,嘴角也忍不住勾起。


“好。”

——————————

真的是小番外……超短的那种……

沈老师生日快乐嗷!!!



【漠尚】刀削面

👉应该算小甜饼。

👉漠尚少写,易ooc。

👉大晚上诈尸系列。

(为毛我的小甜饼的名字这么多是吃的🌚)

————————————

夏末秋初,七月流火。暑气虽然已经没有中夏时盛,但依旧是热到不行。

作为半个本地人的尚清华——飞机菊苣——今天依旧在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忙碌着。

咱们今天的故事……呸!搞错开场了!重来!


穿越来到狂傲仙魔途的世界前,尚清华就是个死宅,天天宅宿舍里,对着电脑不带脑子地更新着他的最新力作《狂傲仙魔途》。

冰哥邪魅狂娟,女的酥胸颤动吹弹可破,照着这个写总不会有错!

“爽文嘛!这么认真做什么?”

这是向天打飞机菊苣不知道给自己洗脑还是给读者洗脑的常用语句。

然而每当他打出这句话时,必定有一个ID会准时喷他。

以下为部分摘录。

绝世黄瓜:去你的!爽文也是文!难道就因为是爽文就不用认真写了?!

绝世黄瓜:女角色统一酥胸颤动,飞机你是只会这几个词了吗?!

绝世黄瓜:洛冰河倒是描写得不错,黑化手撕人渣,的确爽!沈清秋贱人不解释!飞机你不许洗白他!!!

每次翻到这位仁兄的评论,飞机菊苣都会笑喷出来。

“口嫌体正直!”定义完毕。

上大学后他一直住在学校,毕业后就在外租房,作为一个宅男,出租屋里堆满了泡面箱。某次翻百度时看到了刀削面,感觉还不错,吃泡面吃腻了想换换口味,只是他太宅了,压根不想出门,点外卖送到时味道也变了,就没有尝过。一直顽强地吃着堆积如山的泡面……

然后在某次逛论坛灌水蹭经验时,非常倒霉地……把泡面打翻了……

然后就被电流抽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他构建的世界!

穿越就算了,反正世界观都是他构建的,能忍,只是……为毛穿越成一个炮灰!

可怜出租屋里还有这么多泡面没吃,好几种新口味还没得尝尝就吃不到了,还有之前一直惦记的刀削面,也吃不到了。


之后被系统逼着完成各种任务,也没有什么时间去吃,偶尔实在是想吃,但又吃不到时就会念叨两句,但也只是念叨。直到冰哥弯了,顺便把瓜兄也带弯了之后,尚清华才想起刀削面这遭事。

“尚清华!”漠北君冷冰冰的话和冰冷的气场让尚清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大王……”尚清华讨好笑道,然后在心里规划好逃生路线,准备随时逃跑。

“……”漠北君举起手,尚清华以为漠北君又要打他出气了,下意识抱头蹲下。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袭来。

漠北君冷着一张脸,脸现怒色。

“再做这样的动作,你的手就不用要了。”

尚清华讪讪放下手,等着漠北君对他的下一步的处置。

漠北君冷冰冰地瞥了蹲在地上的尚清华,然后在尚清华惊恐的眼神中伸手拎着尚清华的后衣领,把整个人给拎了起来,走出了魔界,到了一家面摊前。

把人往长椅上一丢,漠北君高冷地点了一碗刀削面……

漠北君来这种小摊吃面……漠北君点了面……漠北君……大王不会被夺舍了吧?!

尚清华惊恐地想到。

面上来了,漠北君把面往还在愣神的尚清华面前推,眼神示意:吃,吃完。

尚清华:“……”大王这意思,是这面是给我点的?

小心翼翼捧起那碗面,拿筷子的手止不住地抖,筷子都掉了一根,看得漠北君直蹙眉,然后……拿起另一对筷子,夹了一筷子面塞到尚清华嘴里!

没错,就是塞!!!

一筷子就那么塞进嘴里!!!

可怜的飞机菊苣就这样在不知道是该受宠若惊还是苦兮兮的感情里“吃”完了这碗面。

“好吃吗?”

尚清华:“好……好吃……”

漠北君:“嗯。”

嗯啥玩意儿?

只是尚清华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再问下去。

所以他不知道漠北君的“嗯”字,是说“好吃,那我以后跟别人学,做给你吃。”

【完】

——————————

不懂写甜饼了,手都生疏了🌚……最近在写一篇坠的番外,坠的正文第十四章,天下不配的第二章还有一篇忘羡的一发完短篇……emmm……

敲重点!!!

这里求个名字。

大家觉得岳掌门的首徒应该叫什么名字?人设:温和有礼,原则性很强,而且极其护短。欢迎评论区。谢谢大家!

这个名字会用到天下不配里哦!

关于天下不配的催更……老云这里要说明一下,天下不配有点阴暗,大部分是用来发泄一下写其他文时积攒的负面情绪和阴暗思想的,所以天下不配属于缘更,但等军训完时间恢复正常后月更或周更都有可能。




碎碎念

老师们都说大学轻松,然后我感觉我被骗了这么久😭

还是我读了个假大学😭

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搞得好烦啊😭


点梗继续

点梗还在继续,现在暂定为更新坠,有想点梗的小可爱可以看前面的500fo点梗预备,点梗结束时间是在老云500fo前。现在老云的fo为476。

碎碎念:论开学一周被晒到流了三四次鼻血有多惨🌚🌚🌚

500fo福利预备

占tag致歉

虽然还没到500fo,还差几十,但是最近有点忙,所以发个消息问一下,大家是希望500fo福利还是520fo福利?

(弱弱)其实也是可以点个梗的……

cp仅限冰秋漠尚,有什么想看的欢迎下面评论区。

先点好梗然后等我军训完到那个fo的数量时更。(这样总有一种我一辈子也不用更新500或520fo小福利的感觉🌚)

字数大概在3000左右……不写长篇……我已经有好多个坑了,不想多一个……

或者不想点梗的也可以选择老云的其中一个坑,然后老云更最多人选的那个坑填。

欢迎评论催更🌚

地狱集中营(第二弹)

炮灰们的苦,听不?

————————————

话说这地狱集中营分两间,一间为正,一间为邪,这正间最近可很是热闹。

“这位道友,你也是因为血洗不夜天来的?”

“道友你也是?”

“呀,这么多人都是从不夜天来的!”

“哼!那是当然,也不想想那魏狗在不夜天杀了多少修士?!”

“哎!多少?我来的比较早,不怎么清楚。”

“哼!三千修士,这魏狗说杀就杀!当真是丧心病狂!”

“这么多?!确实丧心病狂!!!这等恶徒,死后必定下十八层地狱!!!”

“对对对!这位道友说得好!魏狗不得好死!”

“……”

公仪萧来到这里时就听到这些自称是正义之人在这里叽叽喳喳,吵得他耳朵疼。忍不住眉头微蹙。

他比这群人来得都要早,可以说是这里的常住居民了,他方才出去透透气时在奈何桥边遇到了一对夫妻,男子身着金色的家袍,胸前绣着一朵盛开的金星雪浪,只是那朵金星雪浪被一片血红晕染成了暗红,女子身着白色孝服,容貌不算极佳,但也属上等。

这对夫妻似乎是在奈何桥边相遇,然后在那里相拥了许久,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公仪萧觉得这对夫妻似乎有点故事,反正闲来无事,就上去问了几句。男子似乎不喜他和女子搭话,眉头一直蹙着,但那女子倒是个顶好的脾气,似是倾诉一般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女子名叫江厌离,旁边那男子是她的丈夫金子轩,江厌离说她和丈夫都是受人陷害才离了世,留下了一个还小的孩子。

江厌离的丈夫是被弟弟金光瑶设计前往穷奇道,然后被人设计死在了江厌离视若亲弟的魏无羡所炼凶尸温宁手上,而她则是被公公金光善送到那时很危险的不夜天,然后因为救魏无羡而死。

故事很长,也很令人唏嘘。

从江厌离的话里,公仪萧对这个人人喊打的夷陵老祖魏无羡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此人并非无恶不作,也不是恶贯满盈之人,反而是一个有着侠肝义胆之人,只是因为修非常道而遭人嫉妒忌惮,加上那群所谓正道怀着一种“非我族类者其心必异”的思想,所以对这个怀着赤诚之心的少年百般逼迫,以致把人逼至如此境地。

是以公仪萧了解了大概后,对这群只会人云亦云的仙门百家没有半点好感。

聒噪!

公仪萧蹙眉。

算了算了,人心如此,难测难测!

闲下来了,公仪萧又想起他这短暂的一生来,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没有能去沈仙师的清静峰看一看吧……

————————————

地狱集中营第二弹奉上!

大晚上的诈个尸😂

这一弹以公仪萧小天使的角度来写羡羡的故事,emmm……这个公仪萧好像ooc了🌚。

对于师姐知道她和金孔雀是被人害死这事儿其实我是这么理解的。

师姐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实际上却是最为心细,之前她还在世时没发现自己被人陷害可能是因为金孔雀的死打击到了她,而在一切都结束后,师姐冷静下来应该也能分析出来她和金孔雀是被金光善这个老种马给害死的,毕竟师姐是真的心细如发。

好了,废话不多说,再说就要长过正文了……🌚🌚🌚

大家晚安!

最后送上一句迟到的中秋快乐!


【冰秋】师尊,天下不配!(一)

儒家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但这终究只是儒家心中的理想社会,人生百态,世人千态,要实现人人皆善,何其之难。


本文以洛冰河的视角,来展示人世间的善恶美丑。人间真情犹存,世人丑恶亦在。


洛冰河角度的天下人。


微虐,慎入。

————————————

序言:对洛冰河而已,如果说收养了他的洗衣妇娘亲是他生命里的第一道光,那沈清秋就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太阳。只是,他的第一道光不再明亮,太阳也曾被乌云遮蔽……



大年三十,一个家家户户都团团圆圆吃着年夜饭共庆的日子,一个穿着打了好几块补丁的衣服的少年在其他人家放过的鞭炮里找着什么。


没有人肯帮这个少年,哪怕只是上前关心地问一句。

少年低着头捡出了几个没点燃的鞭炮,把这几个鞭炮放进一个小口袋里,那小口袋里有十几二十个像这样的鞭炮。


看着小口袋里的鞭炮,少年脸上满是喜色。


“放了鞭炮,娘亲的病就能好了!”


少年这样想着,手中的零零碎碎的鞭炮被少年用一根引线重新穿在一起,变成了一串稀稀拉拉的鞭炮,看起来很是滑稽,可对于少年而言,这串看起来滑稽的鞭炮却是比一切东西都要宝贵。


只是少年还没有来得及收好这串“鞭炮”,手里的东西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少年面前几个比他要大上一些的少年正一脸戏谑地看着他们拎着的“鞭炮”。


“哟!洛冰河,就凭你这一串东西就想治你娘的病?”一个少年对着那个叫“洛冰河”的少年戏谑道。


洛冰河看着那个少年手里的鞭炮,一脸恳求道:“少爷,求求您还给我,我娘还病着!”


那少爷闻言,哈哈大笑:“治病?哈哈哈!告诉你,就凭你这克人的命,哪怕是再来十串完好的鞭炮,也治不好你娘那病鬼!除不了你这硬到克死爹娘的命!”


“……”洛冰河沉默不语,只是那眼神还倔强地盯着那串他辛辛苦苦拼成的鞭炮,仿佛那是他全部的希望一样。



他自小就流浪在街头,受尽冷眼,人人嫌他恶他,说他就是个克死爹娘的命才会流浪街头,可是,他从出生就没见过爹娘,如果不是去收渔网的渔人在快要结冰的洛川上把他抱了回来,他应该早就冻死在那里了。


可是,真的是他克死爹娘的吗?然后现在又来克娘亲了吗?


洛冰河不懂,难道他真的就是个注定克死身边的人的命吗?


回到他和娘亲的家里时已经是晚上了,说是家,其实也就是个破破烂烂的小木屋,看着摇摇欲坠,让人忍不住怀疑下一刻就会彻底崩塌。


屋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弱的灯光,光源是木床边的小木桌上一盏陈旧的油灯。灯里的油已经不多了,主人也似是舍不得太费油,所以这盏油灯点得极其暗。


“冰河,咳咳!你回来了?咳咳咳!”


“娘亲,你怎么又起来了?!”


妇人咳嗽着摇了摇头,道:“躺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起来把衣服洗了……”


说罢准备去拿衣服洗,却被洛冰河夺了过去,放下衣服后又扶着妇人回床上躺下。


“衣服我洗,娘亲你躺着就好,药我已经抓回来了,已经在煎了,等娘亲喝了药,病就好了。”


妇人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个不算特别好看的笑容,抚了抚洛冰河的小脑袋:“冰河真乖。”


洛冰河强颜欢笑:“娘亲想吃什么?冰河去给你拿。”

妇人道:“现在是越来越没有什么胃口啦……”说完顿了顿,犹豫道:“上次咱们家少爷倒的那个白色的粥,倒是有点想尝尝,也不知道厨房还有没有。”


洛冰河仰头道:“我去给娘亲问问。”


其实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在这府里待了这么久,那些个少爷是什么脾气他还是知晓几分的。


但既然娘亲想要喝,那去问问也无妨。



“包大叔,那个粥还有吗?”小小的洛冰河仰头问着厨房那个胖胖的掌勺大叔。


“是小冰河啊!有的,来,我给你盛点。给你娘亲的吧?”包大叔笑起来憨憨的,给洛冰河盛了满满一碗白粥,又给了他一点咸菜配着粥吃。


“谢谢包大叔!”洛冰河喜出望外,小心翼翼接过那碗粥,只是刚刚接到手上就被一只手给掀翻了。


“哼!她一个洗衣服的哪里配喝我家的白粥?!”是府里的少爷。


“少爷,这……”这粥都是凉了的,不会热了再给主子们喝,所以这些粥的最终去处就是被倒掉。包大叔想说,却又不敢说。人家是主子,而他只是个奴才。

那少爷掀翻了粥,鄙夷地看了洛冰河一眼后,扬长而去。


洛冰河沉默着看着地上被打翻的粥,然后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完后沉默着准备离开,却被人叫住了。


包大叔往洛冰河手上放了一碗白粥。


“拿好了,少爷脾气不好,小心点别让他知道。”


洛冰河愣愣地看着手里的一碗粥,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嗯!谢谢包大叔!”


包大叔憨憨地笑了:“最喜欢你这样的孝顺孩子了。去吧,你娘亲还等着。”



等洛冰河端着来之不易的粥回到小木屋时,看到屋内一片混乱,妇人倒在地上,吓得洛冰河慌乱放下粥,然后立刻去扶妇人,但摸到妇人的身体时,洛冰河惊得缩回了手。


“娘亲!”


这一年的新年,家家户户都在庆祝新春,而城外荒地,多了一座新坟。


————————————

额……新文开坑……

又挖一个坑……

挖坑一时爽,连载火葬场——by薇樱  小可爱

不说这个了!

在这一章的开头我已经说过了,人间真情犹存,世人丑恶亦在。这一章很明显就有善和恶两个极端。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洛冰河,如果没有沈老师的穿书,长成狂傲原著的冰哥是真的有原因的!

这两个极端还有在清静峰被同门欺负的那几年真的很容易把人养成心理变态……


本文缘更,有吐槽的请下面评论区。

渣文笔写手在线求剧情评论!







老云在军训后要填的坑……
还有侠游记……
emmm……

【冰秋】师尊,天下不配!(脑洞)

占tag致歉。

新开一个坑,用来释放一下在写其他小甜文时留出的内心的阴暗面,不然会被这些阴暗的思想给影响其他文的文风。

默念三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以下为脑洞(?好简陋的脑洞……)。


儒家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但这终究只是儒家心中的理想社会,人生百态,世人千态,要实现人人皆善,何其之难。

本文以洛冰河的视角,来展示人世间的善恶美丑。人间真情犹存,世人丑恶亦在。

洛冰河角度的天下人。

受尽人世间苦楚的洛冰河究竟是以怎样的看法去看待这个天下和天下之人的?

微虐,慎入。



这篇文有人看就写,没有人看我也写😂

只是可能会更得慢点。


军训第一天……快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