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晚霞

开学,暂退,缘更

【冰秋/九垣亲情向】坠(二)

本文除冰秋官配外,只有漠尚一对副cp,其他全为友情亲情向

可能ooc,注意避雷

文笔渣,缘更

不要在意题目,取名废上线了而已

等想好题目就给改掉!

【】里为原著内容。

——————————————

第一印象确实没错,但沈垣似乎估计错了十五没良心的程度。


“还有他们两个!”当被十五指着喊时,沈九完全没想到会这样,他们自认对十五还不错,可再多的好心也喂不饱这白眼狼!


沈垣则是少年模样却老成地皱着眉头。这人狼心狗肺起来着实让人恶心!


“九哥,七哥,快走!”沈垣推开沈九,让他和岳七先走,毕竟沈垣已经开始修炼清静峰的心法了,虽然还是初阶心法,但已经足够用了。


在沈垣推沈九离开的时候,顺手把两本心法塞沈九怀里了,一本心法是清静峰的心法,另一本是穹顶峰的心法,上一世闲着无聊看了看,这才记得住。


如果沈垣没有记错的话,面前这个秋少爷家就是被沈九灭了门的那个秋府,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让沈九把秋府灭了门,但为了沈九好,绝不能让沈九进秋家!


加上沈九这些年的照顾沈垣是看在眼里的,在经历秋府的时间线前沈九还是挺好的人的,但根据狂傲仙魔途的记载,沈九在成为沈清秋前就已经是那副样子了,所以这意外一定是出在沈九进秋府到沈九当上清静峰首席弟子这段时间里,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让沈九性情大变,沈垣不知道。


都怪向天打飞机砍大纲!


沈垣日常喷飞机菊苣成就(1/1)完成。


但沈九最后还是没逃掉进秋府的命运。


秋剪罗让人拎着十五,岳七还有沈家两兄弟去找那人贩子,要买人。


最后秋剪罗挑中了沈九……


沈九和沈垣样貌一致,但沈垣看起来还是病恹恹的,没有沈九看起来精神,所以选了沈九。


“九哥!”沈垣想抓住沈九的手,但却被人贩子在背后敲了一棍子,彻底昏了过去。


“阿垣!”沈九见弟弟被打,很想冲去跟那人贩子拼命,可两个壮实的家丁抓着他,他根本没办法抵抗,只能看着沈垣离自己越来越远。


沈九想过逃,但他根本逃不掉。


门被好几把锁锁着,他根本走不了。想到沈垣好像往他怀里塞了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两本书。


沈九在外面跟人学了点字,所以这两本书上的内容他大概也知道一点,这两本书都是修仙用的心法。


沈九从其中选了一本看似易学一点的,正是清静峰的心法。


“阿垣,等九哥习成这心法,九哥一定去找你!”



没几天,沈九正在打坐时听到有人在墙外敲了敲,叫了声“小九”,沈九便知道是谁来了。


“七哥!你怎么来了?阿垣怎么样了?!”


岳七有点欲言又止:“阿垣他……他没事……”


沈九松了口气,没听出来岳七话里的纠结,只是确定了沈垣的安危就放心了。


“小九,我要走了。”岳七突然说。


【沈九吃了一惊,上身立刻坐起:“走?你走哪儿去?】


岳七道:“【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秋家在城里势力大,我们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过。天下修仙术的门派那么多,我要去投一个,学好仙术,回来救你。】”


【沈九眼睛里忽然放出明亮夺目的光彩:“七哥,听说东方有一座仙山,每年都会招收资质优异的弟子,你会去那里吗?”】


说完他又羡慕地说:“如果我没被关在这,我肯定和你一起去了……对了七哥,你能不能带上阿垣一起去?阿垣是个好脾气的,容易被人欺负,学了仙术就没人敢欺负他了!我保护不了他,那他就要懂得自保。”


“……好。”



此时被丢到乱葬岗的沈垣:“……”




五年后 秋府


书房里“咣当”一声在还算安静的早晨里格外清晰。


“好好跟我妹妹准备亲事,少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当秋家的姑爷不好吗?要不是当初将你带回来,你以为你能有今日风光?”秋剪罗怒不可遏。


跪在地上的沈九衣服上可见到几个明显的脚印,书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自然是秋剪罗踢的。


“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回来,我会和我弟弟分开?!”


秋剪罗又踢了一脚,把沈九整个人都踢飞撞到门上,滚了几圈,又滚到秋剪罗脚边,被秋剪罗踩在脚下。


秋剪罗冷笑:“你那个病鬼弟弟?先不提他病成这样能不能活到现在,就是当年,我可听说人贩子那一棍可已经把他给敲死了!早不知在乱葬岗臭了几轮了!”说罢脚下加力,沈九的眼睛睁大,不知是被秋剪罗踩的还是因为这个消息震惊的。


沈九突然发力,把抓住秋剪罗的脚一扯,把秋剪罗扯倒在地上,然后翻身想在秋剪罗脸上狠狠打几拳,但年纪还是和秋剪罗差太多了,纵然沈九已经开始修炼,但也还是难弥补年龄和力气的差距,又被秋剪罗压在地上狠打了一拳!


“哥哥!住手!”一声小姑娘的娇喝让书房里的两人停止了打斗。


“棠儿……你,你怎么来了?”见到突然出现的秋海棠,秋剪罗一下子慌乱起来,他在秋海棠面前维持的好哥哥的形象在秋海棠心里算是彻底毁了。


“哥哥,你刚刚在做什么?”秋海棠语气里带了点哭腔,她一直以为的善良大方的哥哥居然把她的心上人按在地上打,这与她心目中的好哥哥的形象差太多了。


“棠儿……”秋剪罗有些慌乱失措。正准备找理由哄秋海棠时,秋海棠继续说:“小九,你要走就走吧,我会给你盘缠的。”


虽然听起来很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但沈九似乎在秋海棠的话里听出了坚定的语气。


沈九眉头蹙起,但最终还是点头,离开了秋府。


他不是不恨这个让他和沈垣分开的地方,不是不恨这个人,只是他总想起沈垣之前在他耳边碎碎叨叨的那些话:“人善总会有回报的,九哥,咱们都要做个好人啊,这样老天爷一定会开眼的!”


这当然是沈垣怕以后沈九屠秋府而特意说给沈九听的,也确实起作用了。


但沈九还是想冷笑:“呵!阿垣你说人善总会有回报,可你为什么就没得善终?”


沈九在乱葬岗找了一天,想找到沈垣的尸骨安葬,但没找到,乱葬岗每天丢进来的人这么多,一具几年前的尸体早就与后来被丢进来的尸体混一起,分不清了。


“阿垣……对不起……九哥对不起你……”


最后在乱葬岗哭了半天,才收拾好心情准备去找岳七。抹了抹哭红的眼眶,找条河洗了洗,就出发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没多久,秋府被人屠了,没人幸存,而后又一把火,将秋府烧了个干净。


【未完待续】


——————————————

沈老师没死这事不用我说了。


沈九这次没屠秋府,甚至没杀一个人,但秋府还是被灭门了……呃,谁干的日后会说的(只要我更得到那时候……)










评论(8)

热度(150)